搜索
热搜: 活动 商家
租房买房买生意上iU91

魁省25%年轻教师因工作压力大选择辞职

发布时间: 2015-10-19 17:48| 查看: 3764| 评论: 0|来自: 《蒙城华人报》

最近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魁北克省有将近四分之一的年轻教师因为不堪重负和接手到最为“难搞”的班级而选择了主动退出教书育人的队伍。研究人员认为这一情况很是“令人担忧”。

   
此项研究由蒙特利尔大学(l’Université de Montréal)教授兼魁北克教师职业培训校际研究中心(le Centre de recherche interuniversitaire sur la formation et la profession enseignante)主任Thierry Karsenti跟十几个多年来一直比较关注教师工作条件的研究人员一起合作完成。这是一场以魁省1252名教育工作者为样本,跟当前魁北克省政府与教师工会组织之间进行的谈判无任何关联的第三方独立调研。

从这项调查研究的结果来看,从业经验不足5年的魁省新手教师打“退堂鼓”的比率是近乎25%。在接受法文报纸《蒙特利尔日报》(Le Journal de Montréal)记者采访时,Thierry Karsenti称这个比率实在是太高,让人深感可惜,因为培养一个教师很不容易,需要好几年的大学教育,另外频繁地更换教师也会让学生感到不适应,间接地影响到他们的学习成绩。

从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十年前的情况也没有比现在好多少。根据魁北克省教育厅的统计调查,本省年轻教师在2003年的辞职率为17%。

Thierry Karsenti在调研过程中接触到很多辞职的年轻教师,这些人说他们告别教育界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教师这个行业要求的工作时间大大超出了这些年轻人之前的想象,他们的很多个夜晚和周末时间都被批改作业和备课等活动所占据。对教师的甘苦深有体会的Thierry Karsenti指出,教师工作非常不容易,每年的暑假不能够补偿他们一年的辛苦劳动。

第二个原因是学校的论资排辈使得年轻教师通常会接手到最为“难搞”的班级,因为他们资历太浅,不像老教师那样有优先挑选权,只能拿到人家不要的“硬骨头”。在Thierry Karsenti看来,这第二个原因往往比其他原因更让年轻教师们感到心灰意冷。

众所周知,魁北克省政府目前正跟一些教师工会进行谈判,教师们的诉求是否能达成现在还无从知晓。Thierry Karsenti认为谈判双方应该找到一个“更好的平衡点”,为所有中、小学生顺利完成学业创造有利条件。另一方面,Thierry Karsenti也深知挑战学校论资排辈的规则无异于“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在意图解决一个难题的同时却引出另外一系列问题。

以Thierry Karsenti为首的研究小组总结指出,如果不能进行冒险的激进改革,那么有关方面应该考虑给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教师们提供更多的教学指导,让他们平稳渡过踏上讲台的最初几个年头。

一个已辞职年轻教师的心声

已经告别了讲台的Frédérick Coté其实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但艰苦的工作条件和难以对付的学生却最终战胜了他的工作热情。

Frédérick Coté这个前中学美术老师清楚地记得两年前他决定辞职的那一刻。说起来比较令人唏嘘,两年前的Frédérick Coté刚刚年满30岁,生活和工作却都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常常需要用信用卡来支付房租。那时的Frédérick Coté虽然已经在学校有了三年的资历,却还是未能签到一份全职的工作合同。另外,学校那些苛刻的学生和需要提前准备好的课堂项目又占用了Frédérick Coté的大量时间和精力,让他没有办法再找一份兼职工作以维持每月的收支平衡。Frédérick Coté说他那会儿每晚都是“筋疲力尽”。

跟其他很多年轻教师的遭遇一样,Frédérick Coté接手的班级是全校最难对付的几个班。他记得自己曾经在一堂课上被迫“请出去”三分之二的学生,因为那些学生的越矩行为让他的课堂乱成一锅粥。Frédérick Coté用“定时炸弹”来形容那30个难以管教的学生,还说他在课堂上走路得后退着来,因为他需要把眼睛始终放在学生身上,只要他一眼没看住,那些捣蛋的学生们就可能把美术教室里的热熔胶枪、美工刀和粘土之类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

Frédérick Coté如今在保险业工作,收入和工作条件都比他当中学美术老师时强很多,但他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却远不及第一份工作。每每谈论起来,Frédérick Coté脑子里会不由自主地出现重返讲台的想法,但他也清楚地知道这个想法不太现实。自从辞职以后,Frédérick Coté就跟他以前的雇主(学校委员会)没有了关联,如果现在回学校的话,他又得再次从零开始,“苦熬”好几年。Frédérick Coté觉得自己现在无力承受这些。

魁省教育厅表示担忧

魁北克省教育厅厅长Francois Blais的新闻秘书Julie White在10月13日发表讲话,称年轻教师大量辞职的问题确实“令人担忧”,但是她提醒大家说政府在最近几年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其中包括减少班级人数、增加中小学专业服务人员数量和加大对有学习障碍学生的资金投入等。Julie White还说省教育厅计划在今年秋季提交一项新的法案,该法案将赋予各学校更多的自主权,让学校的教学管理更加灵活,同时改善教师的工作条件。可是对于究竟如何放权学校管理,如何改善教师工作条件,Julie White却不愿进一步细说。

然而,魁北克未来联盟党(la Coalition avenir Québec,简称CAQ)议员Jean-Francois Roberge却指责政府是想把情况变得更糟糕,因为在跟教师工会的谈判中,省政府一再提出要增加班级人数。Jean-Francois Roberge本人以前就是一名教师,他认为班级人数的增加就意味着学生学习条件和教师工作条件的恶化。Jean-Francois Roberge指出,提升教师行业价值最好的办法是为教师提供有力的教学支持,也就是加强对学生的专业人力资源配备,因为帮助学生就是在帮助教师。

魁北克教师工会联合会(la Fédération des syndicats de l’enseignement,简称FSE-CSQ)主席Josée Scalabrini认为Thierry Karsenti小组的研究结果跟教师工会联合会在最近几年所了解的情况完全一致。Josée Scalabrini主席希望各方伸出援手,更多地帮助那些困境中的魁北克年轻教师。
标签: 教育

最新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蒙城华人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稿件侵权,或作者不愿在蒙城华人网发布文章,请版权拥有者通知蒙城华人网处理。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7-3-25 17:44 , Processed in 0.176753 second(s), 26 queries , Xcach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