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蒙城华人网 返回首页

红叶园地的个人空间 http://sinomontreal.ca/?1640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五月的生死场

已有 348 次阅读2017-6-8 11:52 |系统分类:社会记录| 魁北克

五月的生死场  
文/陆蔚青

五月的魁北克,是一个植物的生死场,因为在北纬45度以上,魁北克的树,是五月里才开始发芽长叶的,尤其是那些高达十几丈的黄杨树,大概因为尾大不掉的原因,就像远古时期身材高大的恐龙,尾巴的痛感到达大脑神经,需要一个时间段一样,老树们的绿叶绽放的要比小树晚十几天甚至一个月,而有些老树先开来细小的花,先脱落下来的,才长出绿芽。绿芽嫩嫩的,初开放时,就像一朵朵绒绒的绿花,湛青碧绿的招摇,在树枝的顶端,煞是好看。还有许多的花,比如迎春花玉兰花,都以树为单位,一簇簇的开着,尤其是玉兰花,硕大的花瓣有成人的手掌那么长,肥白粉红的落在地上,好像一只只童话里的小船。草是一点点茂盛起来的,在枯干发白的旧草上慢慢的繁延开去。有阳光和雨水的日子,绿的极快,好像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片,就成了群,再看绿草之下,那干枯的旧草,就那样无望的萎顿下去,越来越无力,最后只能铺在地上,最后,变成了土地的一部分,而青草则灼灼然的成长,逶迤连片,成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气势。


当然不只是青草,芦苇也是依次如此,一墩墩的芦苇,即使在冬天里也是挺拔的,它们生长在河边,路边,只要有土地的地方,芦苇都会生长。冬天,驰骋在高速公路上,芦苇几乎是最好的风景,在黝黑的貌似沉睡的山脉上,干枯的树枝,宛如单调的线条也沉睡着,然而高速旁边的芦苇则不同,它们直立着,灵动着,淡黄色的颜色,仿佛是为了让单调的旅程眼前一亮,它们在风中轻灵摇曳,一阵风过,仿佛能听到细细碎碎的耳语------芦苇,魁北克大地上冬天的精灵,它与黝黑的树枝相生相依,当白雪覆盖大地时,芦苇就像飘动起伏的白雪,在这大地上形成版画一样的黑与白的双色。

那时芦苇是不是完全忘记了它出生时的模样呢?我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五月时,芦苇也开始了生命的交替,绿色是在这土地的底部开始长大的,绿成长时,淡黄色的芦苇还挺拔着,我不知道它的体内还有多少水分,它看起来那么干燥,只有当你伸出手去抚摸时,才能感到它的柔韧,它的坚持着的生命力。

绿色从芦苇的根部生长出来,慢慢的成长,它一寸寸,一尺尺的高起来,有一段时间,浅黄色的老枝与嫩绿而茁壮的绿枝是相互交融的,但是,耀眼的新绿很快就盖住了老一代,浅黄色的芦苇越来越白,好像被阳光过滤了一样,又像被时光漂白了一样,它们越来越暗淡了,终于有一天,它们匍匐下身体,变成了新生命的背景和底色,到最后,当绿的芦苇挺拔独立在风中吟唱青春之歌时,浅黄色的芦苇全然的化成了春泥。

我在这五月的生死场中,观看春天的成长和冬天的消失,看到去年植物的衰老与新生命的长大,广袤的大地上,每年都传递着这样的生生不息,它让我们在新生命面前,来不及感叹衰老,因为新生是如此光芒耀眼,永不失望,就像倔强的郝思嘉,在擦干眼泪之后说出的那句话------

明天,是新的一天。

而那青春的芦苇,新近生长的芦苇,其实它有另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蒹葭,就是《诗经 蒹葭》中的优美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们可以想象到那优美的画面,青色初生的蒹葭茫茫一片,清晨的白露浸润心脾的清凉,而美丽的心上人,正在水的那一方,它将青春蓬勃的幻想,朦胧的爱情的瑕疵,描绘的美妙梦幻,这大概就是蒹葭给予我们千古不变的隐喻和象征吧!

所谓物语,所谓情思,所谓情境,所谓物我两忘,或万物齐一,其实都是内心的涌动。美是主观的。

我知道,绿正一天天占据大地,占据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院落,行人脚下的每一步。过了五月,进入初夏,绿将全部的掩盖起泥土,那些去年的芦苇和草,经冬的种子和风雨中飘零的花朵,柳絮,小船一样的花瓣,都将进入另一个生命的轮回,生命战胜了死亡。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联系我们|站务信息|Archiver|手机版|Sinoquebec.com

Copyright © 1999 - by Sinoquebec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许可不得摘抄  |  GMT-4, 2017-9-26 03:08 , Processed in 0.064994 second(s), 24 queries , Xcache On.

返回顶部